#

-29.3059,-106.3439

残次品 | 庆有余烟庆余年





“不去”,这是林静恒第十六次扒下陆必行那双一直摸来摸去非法撒娇的双手,“都已经荡平了有什么好去的,第八星系这么大,装不下你了是不是?”


陆必行悻悻地抬起脸,林静恒低下头正好撞上了陆先生招牌式湿漉漉的小鹿眼。一股极为微弱的电流登时从发丝淌过了脚底,激得林静恒整个头皮发麻,每一毫神经末梢都在叫嚣着———



“真他妈要命”



陆必行刚打算开口合理申辩,就被林一句“你先起来”打断了。陆一头雾水,却还保持着双臂环住人家细腰的姿势,恋恋不舍地撒开了逡巡好几周的手,捻了捻指尖尚存着的这位“冷酷”将军的体温,然后伏在林静恒的腰窝深深吸了口气,抓了抓头发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宛如一只无骨鸡柳把下巴垫在了林静恒的肩章上,侧着脸贴在林静恒耳边发出细若游丝的疑问“站着坐着有差么我的将军?”



林静恒面上不吃这一套,把这个人形抱枕立直,顺手系上了衣领边最后一颗风纪扣,左右活动了下脖子然后扬了扬下巴“低着头我颈椎疼。”


陆必行还在打着去第六星系无名小行星故地重游的如意算盘,没空计较他的将军此刻表露出的异样。


“就去看看嘛,反正你都答应好了要陪我环游宇宙的,不如就把那儿当作第一站,从哪儿开始都是开始啊你说是不是。” 林静恒刚想接着使用自己的拒绝N连,就瞥到了勾着自己衣角有一下没一下地摇来晃去的小拇指,心尖仿佛被小奶猫的雏爪撩拨了好几个来回。



他听见心里那堵打着通红的X的城墙,先是碎了一条几不可闻的罅隙,然后开始,一点一点愈裂愈大。


“再说了,当时光顾着赶快把你和白银十卫接回来,仓促间我根本没来得及好好看一眼那鬼地方长什么样…”陆必行嘟嘟囔囔的声音越来越小。



林静恒真是怕了这位先生日益精进的撒娇手段,“行吧”,林静恒意识到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松口应允了这程故地重游,无奈地摇了摇头,什么坚不可摧的城墙遇上这位先生都得变成豆腐渣工程。







扯什么取缔非法撒娇啊,陆必行就算什么都不干,嘴角稍稍撇了点儿林将军都得认为是撒娇。






“太好了,湛卢联系薄荷,让她把所有设备调试好,能升级的全部升级,尤其是冷却管和PM*。唔,你说机甲嘛…就要当时那辆就好。”



陆必行一边给湛卢布置任务,一边在人工智能的机械手的注视下,低着头把修长白皙的左手伸入林静恒的西裤和白衬衫中间,帮林掖回被自己拽得皱皱巴巴的衬衫一角。


林静恒垂了下眼,盯着陆必行的发旋发愣,隔着轻薄的布料,林将军被低于体温的凉意冰了一下立刻回过神,林静恒一把握住了陆必行的手腕,把陆必行整个人夹着腰抱了起来轻轻地放在了沙发上,还不忘发出毫无震慑力的威胁“再不穿好袜子光着脚来回跑就不去了。”


陆必行露出了一口大白牙嘿嘿傻笑,“快去吧都等着你开会呢,图兰给你个人终端发了好几条消息了,估计是那边等急了。”



林静恒一脸严肃地揉了揉陆必行毛茸茸的卷发,“走了。”



林静恒刚把门带上,陆必行整个人向后一仰,呈大字状平铺盖上了整张沙发,得意洋洋地和湛卢炫耀“我这终极大招还没使出来呢就答应我了,你们不要总是在背后编排你们的将军难搞嘛,你看看这多好说话。”



湛卢扬起机械手作望天状,“陆先生,古地球人常称之为双标”,陆必行哈哈了几声“好标好标!”



人工智能此刻只想保持沉默“……”


而你们伟大的陆校长全然不知,这衬衫褶皱的的确确是被自己抚平了,但林静恒心里却被摸出了一股怎么压都压不下去的邪火。



当然,你们伟大的陆校长更不会知道,图兰怎么可能进化到敢催林静恒的程度,那几条消息全是打包版的电子文档,清一色的《礼物选购指南》合集。







情人节快要到了。






几天后,两个人扔下了碍手碍脚的人工智能,踏上了去往第六星系的机甲。


联盟新星历297年盛夏,第八星系独立纪元十五年,希望的种子刚在和平的曙光中露出新芽,就以摧枯拉朽之势覆盖了溃烂的旧土,万物向阳而生,战后重建工作势如破竹。



按照陆校长和林统帅的意思,所有星系尽可能恢复原貌,尽管第八星系通往其他星系的跃迁网仍在修复中,虫洞作为最超时代的航行手段,已经可以供人们自如使用了。而这得益于薄荷和她所率领的“星际远征队”,当然,还得感谢陆校长的教育方式以及……林大金主对虫洞项目的挥金如土。


林静恒看着陆必行慢慢地把脸贴在安全舱的透明窗上,出神地望向自己,林静恒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想那怎么填都填不满的十六年,只好把整个人拽向自己的怀里,动作因为时空乱流变得无限缓慢,于是造就了一个过分煽情的拥抱。


陆必行窝在林静恒的肩头,又想起了林静恒第一次提到即将抵达的、这个困住了他们两个十六年的地方时的那番话。



他从来没和林静恒讲过,自从知道了这颗无名行星的存在后,他在梦里见过无数次爬上楼顶看星星的林静恒,眯着眼迎向第八太阳的星光的林静恒,失败了2001次坐在地上点烟的林静恒……


图兰每隔一周向陆必行个人终端发来的各星系重建样貌追踪更新文件包,只有第六星系的文件夹从来没有被打开过。


林静恒深知这颗无名小行星的威力,它就像陆必行身上一处一直淌血的伤口,陆必行只有不再移开视线,才能甘心为它上药。



林静恒一直竭力避免陆必行直面太空监狱,就像自己一直刻意回避那张划了七道刻痕的桌子一样,最能击垮他们的,永远是对方身上的伤。


两个人一直保持着拥抱的姿势,直到时间流速突然加快,重甲离开了时空乱流的漩涡,没多久就到达了曾经的太空监狱。


陆必行看见澄澈如洗的穹顶呼吸突然一滞,这和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他不知道原来一切看起来都这么正常,这里的温度居然永远是舒适的24度,从来不会刮肆虐的狂风,甚至他们来的这一天刚好赶上了人工能源塔的假太阳转到了另一个方向,是个不太难得的晴夜,天空中洒满了宛如碎钻的星星,仿佛伸出手就能够下来一颗。



但正是这种仿佛一切如常的模样,才让所有的寂静显得愈发毛骨悚然,才更容易让被困在这里的人,一遍又一遍地心生希望之光,再一次又一次反反复复落空跌至绝望深渊。


林静恒兀自向前走,朝着一片地抬了抬下巴,“我就在这儿抽烟”。陆必行突然想起了林静恒刚回来那会儿,在浴室里那个问题的答案“为什么回来”——“你”,登时在心底掀起了惊涛骇浪,面上却不动声色地向前一步,从林静恒身后环住了完全不知道陆总长正在过什么情绪片段的对方。



陆必行一点一点把头垫在了林的肩上,侧着脸瓮声瓮气地说了句“辛苦了我的将军。”



陆必行呼出的气息宛如一片羽毛,在林静恒的心尖不痛不痒地撩拨了好一阵,林静恒才有点反应过来,转过身把陆必行拥了个满怀,踮起脚吻住了陆必行的发旋,然后一点一点向下,郑重其事地吻住了陆总长泛红的眼尾,卷起舌尖舐去了陆必行还没来得及掉落的半滴泪,随即将双唇贴在那双颤动的唇瓣上,极轻极缓地说了句“对不起。”


陆必行抬起手扣在林的后脑勺上,刚要开始加深这个半吻不吻的吻,突然升起了好几片绚烂夺目的火光,二人的动作被打断了。



林静恒摹地一愣,抬起头就看见了漫天烟花与繁星相衬,陆必行在一旁咬牙切齿地腹诽,“这破坏浪漫的浪漫怎么这么会赶,我要饿死湛卢的蜥蜴。”

林静恒想起很小很小的时候,每逢过年的必备节目,一定是陪林静姝看烟花,人类文明进化了这么多个世纪,这种来自远古地球的老古董仍然被少女心泛滥的妹妹视若珍宝,林静恒每次都表面上不情不愿相当嫌弃,却从未断过总闸的电。



是了,沃托嘛,当然全是电子烟花。



所以林静恒闻着这种从来没有闻到过的烟火味儿,居然觉得很是新奇,巨大的天幕上绽放的烟花一波又一波,缓缓拼凑出三个字符——L&L。



陆必行臭屁地在烟花声中喊“喜欢吗!情人节快乐!”,林静恒淡淡地回了句“哪儿搞的”。陆必行完全拿他的联盟第一不解风情将军没有一丁点办法。



林静恒没好意思说,其实他从来就没看过这么好看的烟花。



陆必行拽着林静恒的手,想坐在地上肩靠肩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好好欣赏欣赏他的杰作,结果刚弯下腰,在刺眼的亮光中看到了满地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不是岩石不是沙砾,密密麻麻仿佛还有形状…



陆必行碰了碰还在望天的林静恒,发出疑问“这是?烟蒂??”



林静恒早就忘了这片地是第六星系的清洁死角,林静恒神态随意答了句“啊?是吧。”


林静恒又抬起了头,继续看烟花,陆必行几乎整个人都趴在地上,像端详林静恒的裸体一样仔细端详堆积如山的烟屁股残骸……



然后在巨大的震惊中断断续续的嗫嚅“这…这是我的…名字缩写吗………”



烟花声实在太大了,林静恒还沉浸在没给陆必行选好礼物反而被陆必行安排了一道的懊恼中,讪讪回过头



“恩?什么?好吵…”



陆必行仰起头摇了摇,极其郑重地回应了句:







“我说我爱你。”





林静恒困在这儿的十六年,抽了上万只烟,每次随手拧在地上的烟蒂早已风化得不成样子,就连他本人甚至都没有意识到,它们连起来,是无数个陆必行的名字。



烟蒂,烟花,人间烟火,眼前的爱人,都是太好的礼物。





联盟新星历的情人节晚,远古地球人称之为兰夜,宜与心上人,大爱数番,再共庆余年。









*PM:Phantom matter幻影物质,同时具有正能量和负质量,因此能创造排斥效应以防止虫洞关闭

*七夕快乐

看见这句The light in the night登时被煞到,脊柱过电头皮发麻,这句话用来诠释二位真的再贴切不过了QAQ是light与night的爱情故事诶QAQ(等等 为什么突然开车??(甜甜真的了不得 不愧为小黄文写手👌